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红

木纹两会代表关注拆发户现象不能只给钱了事

2020-09-17 来源:合肥娱乐网

两会代表关注“拆发户”现象:不能只给钱了事

代表委员关注“拆发户”现象在线荐稿博客联系前一天还是破旧平房里“脚上带泥”的普通村民,转眼就变成了开豪车、戴粗金链的富豪。城市化的快速推进,催生了一个因拆暴富的“拆发户”群体。一夜暴富的“拆发户”是不是都过着奢靡的富豪生活?数百万元、上千万元甚至过亿元的拆迁巨款他们都是怎么花?两会开幕前,就此进行了相关调查。参加两会的部分代表委员建议,“拆发户”应该正确对待“拆富”,提升现代理财意识,同时更重要的是政府应该及时介入“拆发户”们可家属称拿不出钱来赔偿。持续发展、真正成为城市居民的过程,而不能只是给钱了事。A现象“拆发户”的三种迥异生活豪赌炫富型:一夜输赢近百万眼前的刘大爷喝着燕京啤酒,衣着朴实。如果不是那辆老款奔驰车,恐怕很难相信他曾经是北京朝阳区大望京村拆迁时的千万富豪,如今却欠了一屁股债。“有一阵几乎每天都去,赌的大时一晚输赢近百万。没什么事儿,找点乐。”像刘大爷这样拿了巨额补偿款后去寻求刺激的,绝不是个案。在采访的十余位“拆发户”里,几乎每一位都表示自己所在村有豪赌挥霍、奢侈糜烂、坐吃山空的“主儿”。特别是在一些中西部欠发达地区的城中村改造中,受整体社会风气和教育水平的影响,“拆发户”的炫富和攀比心态更显突出。多次参与拆迁的贵阳某区房屋征收局工作人员王娟感叹:“不少地区拆迁之后,街上的豪车如雨后春笋般一下都冒了出来,奥迪、宝马、路虎一字排开。部分‘拆发户’整天围聚在一起赌博,放在桌子上的钱都是一摞一摞的。”2014年3月份,贵阳市公安局在阳关小区内查获一赌博窝点,当场收缴赌资38万余元,抓获23名参赌人员中许多都是当地的“拆发户”,他们赌起来一晚输赢10万元左右是常事。全国政协委员施杰表示,一些“拆发户”渴望得到社会认可,想显得比他们自己曾经羡慕的富人更有钱、更成功。当钱来得太快、太容易,一旦无所事事再加上精神空虚,“暴富之财”更会变成“赌博之资”。低调藏富型:坐拥6套房的送水工拆迁“暴富”之后,有人肆意挥霍,也有人心态淡然,默默从事不起眼的普通工作。在郑州市中原区李江沟某小区,年近五旬的罗大爷冒着冬日寒风四处送桶装水,不久前不善言辞的他还在旁边的一个工地帮忙装车。一般人都不知道,罗大爷在2014年拆迁时分得某小区6套房。不过,低调藏富的“拆发户”中,更多是靠房租和补偿款维持生活。贵阳市观山湖区新寨村拆迁后,仅有25%的村民做司机、保安、装修等工作,70%的村民是做“包租婆”或者干脆“吃老本”。“拆迁户劳动技能的提升确实是个难题。愿意从事一些低端职业固然是好的,但如果找不到工作,或者房租不足以支撑日常开销时,再次返贫是迟早的事。因此政府在征地时,有实力的村庄可以留一部分拆迁款办些产业,让村民入股以解决后顾之忧。”全国人大代表蔡继明表示。投资致富型:35套房办养老院35岁的海归“拆发户”陈卿拿拆迁的35套房在武汉办最大养老院的消息,近日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2012年,由于城中村改造,陈卿一家获得35套共计4000平方米房产,另外还获得补偿160万元。陈卿和父亲商量后,决定投资办养老院。在卖掉9套房产,投入500多万元后,陈卿将一栋楼中的第三层所有房子同一天全部腾出来打通,建成了武汉最大的民办社区养老院。陈卿坦言,这35套房子如果出租,一年租金可达到百万元以上。但自己放弃了做个土豪坐吃房租的生活,选择投资干了更有意义的事情。蔡继明说,城市改造进行到今天,许多城中村拆迁户已经不是过去的农民,而是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大学生甚至留学生。他们这代人凭借自己的眼界和学识,能够很好地驾驭财富,并且还会利用财富回馈社会,是一种非常值得称道的现象。B分析三类原因诱发“拆发户”乱象动辄数套安置房、几百万补偿金,在大城市的拆迁中,这几乎成了“拆发户”的“标配”。但令人艳羡的一夜暴富,带来的不全是幸福。66岁的郭大爷,2011年北京市丰台区吴家村改造时分得三套房和220万元现金,据他介绍,“最多的一家拿了1000多万元补偿。可不是每家都能按部就班过日子。不到三年的功夫,好几家都已经‘败’得分文不剩,有养小三离婚的,有去澳门赌博的,有的甚至把安置房都卖掉了。”而从各地禁毒机关发布的信息来看,近年来新增吸毒人群中“拆发户”占了不小比例。一些代表委员指出,钱来得太多太容易、自身素质偏低、理财意识淡是诱发少数“拆发户”豪赌、挥霍乃至坐吃山空乱象的三个主要原因。“拆迁户获得巨额赔偿是‘天经地义、理所应当’。”全国政协委员、国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施杰认为,但一些“拆发户”视这些赔偿为“天降横财”,而没有意识到这是用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财产换来的,“不劳而获”感导致他们任意挥霍。在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看来,不少拆迁户由于自身文化素质、文明素养偏低,对于财富没有正确的认识观,也是诱发“拆富”乱象的一个重要原因,“不少被拆迁农民的意识里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花天酒地,因此一旦有钱他们就会这样任性。”此外,农村拆迁户缺乏基本的现代理财意识这个因素也不可忽视。全国人大代表、深圳市南岭社区党委书记张育彪说,不少拆迁户在拆迁前每年挣的钱也就是基本够维持生活,“理财”二字离他们太远,“一旦户头上冒出了几十上百万甚至上千万,他们根本不懂得如何让它们保值增值,一部分人就选择了盲目高消费进行挥霍,坐吃山空。”C举措引导“拆发户”有钱能生财与豪赌炫富、不思进取相对应的,是“坐吃山空”、再次返贫。近年来,一些“拆发户”在吃光花完后走投无路,最后到政府闹事甚至走上犯罪的不在少数。两会代表委员一致认为,如何保证拆迁村民“失地不失业”、“有钱能生财”,防止返贫的“拆发户”变成社会不稳定因素,政府有对他们进行积极干预和有效引导。蔡继明认为,“拆发户”固有的文化素质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完全抛弃自身的陋习,也不是每一位能在现代城市里找到自己适合的位置。但是,对他们必须有更为妥善和合适的引导。比如政府可以考虑拆迁时分批次按用途给付补偿金,向拆迁户进行一些理财教育,引导他们用部分资金办理必要的保险和社会保障等。施杰表示,当前一些“拆发户”的再次返贫必须引起高度重视。仅仅给一笔钱,恐怕还不够。“拆发户”面对的最核心问题是实现从村民向现代城市人的转变。如何将财富变为提升自我的物质条件,真正成为有想法、有事干的现代城市人,既是对拆迁户自身的挑战,也是对政府的考验。 (据新华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呼伦贝尔白癜风治疗中心
脑梗中风
藤黄健骨丸
友情链接
合肥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