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影

阴阳冰蛊师第一百四十七章这些蛙人是谁营养

2021-01-15 来源:合肥娱乐网

阴阳冰蛊师 第一百四十七章 这些蛙人是谁?

人肉盾牌的升起,就如同飙车场上小姐手里扬起的丝巾;又好像教练员手里的枪声;战场上哨兵吹起的进攻号角……

鲨鱼群蜂拥而上,蛙人们射出一轮鱼箭以后,抛下鱼枪后所以转身奔逃。

说是奔逃,蛙人也是人,人在海里哪能逃得过鲨鱼的速度?

一瞬间,鲨鱼们就追了上去,巨嘴开合、利齿闪光,蛙人们鲜血迸溅、血肉翻飞,整片海域顿时全都被翻滚的鲜血染得通红。

海面下的藤光,完全被眼前血腥、残忍的情景惊呆了,他曾经看过好莱坞的大片《大白鲨》,但那只是电影。

看电影和如今亲眼看见鲨鱼撕咬、吞食同类,这完全是两个概念。

虽然这些蛙就能把输入的220伏电压降到5伏人是偷偷入侵的敌人,但是藤光此时的心情却没有半点快意,有的只是恐惧。

此时,悬崖上时刻注意海面情况的众人,也同样被海里发生的一切惊呆了。

突然之间,平静的海水被鲨鱼群搅得如同沸腾一般,一股股鲜血冒了上来,这片海域顿时一片通红。

当一杆挑和小红看到海水里面浮出鲜血,二个人的心头同时一惊:楚文,可能有危险!

两个人彼此一对目光心意相通,他俩一起纵身跃起。

“危险!”

“快回来!”

马帅和马阳光两人,想要拦住一杆挑和小红,但是已经晚了。

“噗通、噗通”两声传来,两人从悬崖上跳入了大海。

马帅和马阳光,两个人同时一跺脚,“完了!”。

这回不仅是楚文和藤光两个人救不回来,一杆挑和小红也完了。

当第一股鲜血冒上来,众人断定必定是楚文或者藤光二人中,有一个人遇险。

但是,随着鲜血越来越多了,众人都开始疑惑:这不可能是楚文和藤光,两个人的鲜血就算再多,也不可能将整片海域的海水全都染红啊!

随后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大家答案。

有几个奔逃无路的蛙人,猛然窜出海面,大声呼救。

但可惜的是,还没有等他喊完“救命”两个字,就被接连窜起的鲨鱼咬成两截。

随后,整个尸体就被另外的几条鲨鱼一起分食。

众人虽然明白了海水被染红的原因,但另外一个疑问浮上了所有人的心头:这些蛙人是谁?

这时,已经被抢救苏醒过来的大长老下达了命令:“快,通知几个人回去取来枪支,我们赶紧下悬崖到海边!快、快!”

听到大长老的命令,众人急忙簇拥着大长老向悬崖下面冲去。

一杆挑和小红钻入海水中以后,立刻就陷入鲨鱼的包围。

但随后,鲨鱼们就不理会他们俩了。

或许也蕴含着推进简政放权和政府职能转变 为什么呢?

因为有几条鲨鱼咬了两个人几口,发现咬不动不算,还把鲨鱼的牙齿给各疼了。

鲨鱼只好转回头,去追其他的蛙人了。

一杆挑和小红急忙向着血色浓稠的中心海区游去,一路游去,俩人发现海水里居然还有不少氧气瓶,这真是喜出望外。

俩人捡起两个氧气瓶,吸了氧气后心中更加有底了,加快速度向深处潜去。

看到一杆挑和小红的身影,楚文也就罢了,藤光可是差一点儿惊掉了下巴:在鲨鱼群肆虐巡游的这片海域,这一男一女两个人竟然毫发无损地潜入到海底?真真是奇哉怪也。

楚文刚一站起身,就被胸口痛得一弯腰,一杆挑和小红赶紧上前一左一右地架住,四个人向着海面游去。

蛙人们都被吃光了,鲨鱼们也都打着饱嗝渐渐地散去。

空旷的海域里只留下血红、血红的海水,还有那四处散落漂浮的氧气瓶和密封的枪袋,在海水中随波逐流。

马帅和大长老等众人感到悬崖下的海边时,楚文等四个人也同时走上了沙滩。

当楚文看到马帅和大长老等人时,不由得笑了:众人全都是全副军事武装,有世界上通用的ak47步枪、双管猎枪、来复枪,有一个人的肩膀上还扛着一支单兵火箭筒。

马帅一看被一杆挑和小红架着的楚文,也是大吃一惊,急忙问道:“楚文,怎么样?鲨鱼咬到你哪里了?”

还没有等楚文说话,跟在后面的藤光就“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声泪俱下、涕泪横流地说道:“会长!都是我,是我被猪油蒙了心,偷袭楚副会长,造成楚副会长受伤!而楚副会长还不计前嫌,救了我的性命。我该死,我万分该死!”

说着,藤光抡起左右双手,狠狠地抽着自己的耳光。

藤光的这一番话,宛若晴天霹雳一般劈在了大长老的头上。

自己的儿子恩将仇这些书都归结在了成功学或者励志类的图书里了。你到是可以买几本来看看报不说,还要采取偷袭这种卑劣的手段?

这还是自己平日里不断夸赞、并引以为傲的藤光吗?

而且,在场的众人这么多,这让大长老情何以堪?

“逆子!恩将仇报的逆子!”这老头一听勃然大怒,“哗啦”一声子弹上膛,就要向自己的儿子举枪射击。

“大长老息怒!息怒啊!”幸亏被其他人及时拦住,大家七手八脚地抢下了大长老的手枪。

楚文也在一杆挑和小红的搀扶下,来到大长老的身前:“大长老,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也没有大碍。我都没有责怪藤光,您也就消消气吧!”

“唉,老夫教子无方,无颜面对楚副会长啊!逆子,还不滚过来,请楚副会长发落?更待何时?”大长老冲着藤光喝道。

藤光被自己老爹的这一喝,急忙跪爬几步到楚文的面前:“楚副会长,我已经把事情做错了,自问不敢求您原谅,唯愿一死以谢罪!”

此时的藤光,确实是真心认错,从楚文义无反顾地迎上蛙人鱼枪的一瞬间,他就已经是真正的心悦诚服!

楚文看着这个把自己脑袋抽得像猪头一样的傻小子,笑了:“你小子可不要上演那些剖腹自尽的戏码,我也不是天皇。你真要是以死谢罪,还怎么改正错误?”

说着,楚文让一杆挑扶起了藤光。

藤光诚心认错,楚文能够感觉得到。

退一步说,就算藤光不是真心认错,楚文也不可能当着大长老的面,杀了人家的亲生儿子呀!

随后,楚文转头对着马帅,笑了一下:“会长,这批水下的蛙人,大概一共有三四百人之多。他们悄悄潜入绝非偶然,所有的蛙人应该是那艘游轮上下潜来的。”

说着,楚文的手指向了远处的那艘游轮。

双鸭山治疗牛皮癣好方法
哈尔滨医院妇科哪好
口服补液盐有副作用吗
友情链接
合肥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