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

原血神座 第三章 约战

2020-03-11 来源:合肥娱乐网

原血神座 第三章 约战

天空城,永昼宫。

永夜流光做在勤政殿上,正在处理公事。

自天空城从摆脱束缚后,永夜流光的声望便上升到了顶点,可谓敬之如神的地步。

“颚伦颇贪腐重大,已经查实,着人查办吧。”这刻永夜流光道。

下方一名官员颤颤惊惊道:“遵命!”

他本是受好友所托,为颚伦颇求情,但是在见到永夜流光的一刻,却失去了所有勇气,只能永夜流光说什么,他就听什么。

“对了,天越,人族最近局势如何?”永夜流光一边看一下一份奏章,一边问旁边站着的孤天越。

“没有什么大动静。”孤天越回答。

“没有动静,就是最大的动静。”永夜流光摇了摇头:“无极宗的发展需要时间,时间越长,对我们越不利。我们已经给了他们太多时间。”

“真的要打吗?”孤天越有些犯愁。

“早晚都是要打的。”

永夜流光用冷静的没有感情的语调说道。

从无极宗崛起之日起,永夜流光就知道,羽族与人族之间,早晚都有一战。

没办法,无极宗的发展太过迅猛了,其灭灵族一事,其实给所有智族都带来巨大震撼,也提醒着大家,他们未来所要面对的可能是一个超越深渊的强大势力。

这对于以制霸天下,羽族独尊为目的的永夜流光而言是不可接受的。

如果不能趁着现在天空城强盛之时,消灭对手,恐怕以后连天空城都挡不住人族崛起。

这些年他到处忙着串联,拉拢,为的就是一旦开战时,能让其他各族保持中立。

如今终于以巨大代价说服海族,又通过北方兽族牵制暴族,当条件达成时,也就是战争之日到来之际。

明白了永夜流光的心思,孤天越也不再试图劝阻。

就在君臣二人商议战略的时候,外面却有士兵来报:“陛下,收到无极宗传书。”

“嗯?”两人同时抬头。

永夜流光道:“拿上来。”

一封书信呈放在永夜流光的案头。

永夜流光展信细看,那张仿佛极寒冻土的老脸渐渐的竟然丰富起来,现出诡异,莫名的表情。

“陛下?”孤天越看他表情古怪,有些担心的喊了一声。

永夜流光这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我没事。信是苏沉写的,猜猜他跟我说什么?”

孤天越:“宣战?求和?”

永夜流光摇头:“都不是……他邀请我西北拓荒。”

“西北拓荒?”孤天越怔住。

源荒大陆,智族主要击中在东南地区,西北属于兽族的地盘。庞大的兽族疆域,大部分依然保留了蛮荒时期的特性。充满野性,也充满神秘与无限未知的可能。

对于智族而言,攻略西北一向是每个智族强盛时都会有的梦想。

甚至智族现有的地盘,也是一点一点从西北攻略下来的。

永不停止朝着西北方向的攻略,是所有智族共同之梦。

然而每一片疆域的拿下,背后都是血流成河的故事。

那是人与自然之间最淳朴本质的较量!

不过要想做到此步,通常都是一族独大的情况下。

如今四族鼎力,无极宗虽然势强,却还不至于独大。苏沉竟然在这种情况下邀请羽族攻略西北,时机上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他到底什么意思?”孤天越问。

永夜流光弹了一下手中信:“没什么,就是不希望浪费天空城的战力。又或者说,借西北之手削弱天空城亦可。”

“不希望浪费天空城的战力?借西北之手削弱?”孤天越咀嚼了一下这话的意思,终于醒悟:“他想在攻略西北之后,再和我们决一死战。”

“确切的说,是在天野原。”

永夜流光将书信递给孤天越。

文字之下,赫然还画着一张简易地图,正是西北概略图。

两条粗大的红线从两个方向深入此地,并在其中一处会师。

会师点被框了起来,上写三个大字:天野原。

没有解释,没有说明,只是简单的两道行动路线,一个会师地点,却充分说明了苏沉的所有意图。

先攻西北,再行决战。

尽管没有说明,永夜流光却看明白了。

这是属于枭雄之间的心有灵犀,属于野心家们特有的智慧。

他们彼此都想消灭对方,但又不想就这么浪费对方的战力,所以干脆以西北兽族为目标,相约联手功伐。

明白了这点,孤天越道:“苏沉想得到美,陛下不必理会……”

“为什么不理会?”永夜流光却反问:“西北拓荒,那同样是我梦寐以求的事啊。”

孤天越怔然。

永夜流光已道:“苏沉想借天空城来增强西北拓荒之力,反过来,无极宗又何尝不是在为天空城所用?苏沉的计划,很有诱惑力啊!”

孤天越急道:“可如果苏沉耍诈呢?如果无极宗没有攻略西北,反过来趁我们攻略西北时,偷袭我们怎么办?”

永夜流光悠悠回答:“偷袭谁?偷袭天空城吗?”

孤天越一滞。

当然不可能是偷袭天空城,西北拓荒,天空城便是主力,怎么可能留守后方?

孤天越已明其意。

天空城所在,便是羽族核心。

它在哪儿,羽族就在哪儿,根本不用担心什么。

当然,要说完全没有后方也不可能,羽族区域里,依然有大量羽族分散各处,需要保护。如果人族真的偷袭这里,带来的伤害就算不致命,也是巨大的。

永夜流光道:“更何况,苏沉早已考虑到你说的情况了。他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

“什么?”

“设置观察员。”

在信里,苏沉直接提议设置观察员。观察员由两边派使者担任,并给予通讯盒子,方便联系。观察员的就是观察大军动向,确保大军的行进方向,西北拓荒的正常进行。

观察员共计十个,每半年轮换一次,确保不会被收买。

观察员的就是监督大军动向,确保不是不利于自身,但是不可泄露军中机密。

通过这种方式,确保了两个种族在互不信任的情况下,朝着同一个目标努力。

在信的末尾,苏沉更是写道:“原族乃智族公敌,雄踞最多资源而不知开发。凡我智族,皆当以灭外敌为荣,而羞于内战……”

在这里,苏沉把人族和羽族用智族这个皮囊包括,将彼此间的较量定义成了内战。

看过书信,孤天越也是无言。

思考了一会儿,他才说:“陛下,你打算接受他的提议吗?”

“当然接受,为什么不接受?”永夜流光反问:“苏沉的提议很公平,也很符合我的意愿。这是我羽族大兴的最后机会,一旦获胜,从此便可制霸大陆。”

“可如果输了……”

“输了就是输了。”永夜流光道:“失败者一无所有。一旦成为失败者,你会发现,就算想被人利用,都是一种奢望。”

这就是永夜流光的观点。

西北拓荒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是最后的赢家。

苏沉实际上就是约羽族在天野原决战,至于这一路的艰难险阻,不过是考验,是附带的战利品,更是一场复杂的游戏。

有着强大转化能力的势力,可以通过战争获得收益,增强自身;没有转化能力的势力,则会在对兽族的战争中流血,削弱,成为疲军。

这实际上是对双方后援后勤能力的考量,所以说是一场复杂的战争。

对此,苏沉和永夜流光都是极有自信的。

苏沉有自信是因为无极宗擅长转化一切资源,并将之用来提升自身,好比一个有着强大恢复能力的猛士,可以最大限度将战争收获转化资源,弥补损失。

永夜流光自信则是因为天空城的无敌防御,使它在小规模战争中几乎不会受到伤害。没有伤害,自然就不会有多少损耗。好比一个有着强大防御能力的战士,可以最大程度降低损耗。

一个回血快,一个降血少。

这就是两大种族在西北攻略中所拥有的独特优势。

也正因此,双方都是自信慢慢。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反正都是要打,就干脆西北拓荒,然后天野对决。

尽管有着对手可能耍诈的忧虑,但是那一刻,凭借多次的接触,苏沉和永夜流光心中却同时泛起“对方不会如此”的想法。

那是野心家们特有的心有灵犀,是独属豪情壮志的深刻理解。

所以在拿到书信的一刻,永夜流光就知道,这一次苏沉不会耍诈。

而在接到同意的回复后,苏沉也终于开始放心大胆的备战西北了。

一纸调令分发各处,要求七国出钱出人,准备与无极宗共同北伐。

这一次,无极宗不再是单独出战了。

这也是第一次,无极宗已超然身份公然宣调所有国主势力。

在经过一番“挣扎”后,众国主同意,包括顾家十二元老在内,所有皇极和大部分化意皆随军出征。

两个月后。

在经历了充足的筹备后,无极宗正式出发,前往幻雾城,国主杜清溪亲率臣下迎接。

一场席卷半个大陆的战争亦将由此爆发。

聊城牛皮癣医院地址
岳阳治疗牛皮癣方法
小孩健脾胃的食谱
友情链接
合肥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