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

血火天衣 第768章 难破毒计

2020-02-15 来源:合肥娱乐网

血火天衣 第768章 难破毒计

要战斗吗?

是,否,两个选项在仇无衣脑中交替闪烁,却一时之间得不到最终的答案。

影魔所说的话似乎意味着将要开战,但她的体内没有丝毫战意,不仅如此,反而还能够感受到一种胜券在握的怪异气氛,就像她只需抬抬手指,这里所有的人就会立即死掉一样。

要知道,即使是兽魔,也没有尊大到如此的程度。

那么,事实又是如何?影魔不可能虚张声势,不,这倒不是完全不可能,只不过一旦她有了虚张声势的表现,背后所隐藏的东西肯定不是示弱,而是更大的y谋。

“现在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只是一个投影而已吧?绝对不是真正的你。”

仇无衣忽然如此说道。

即使反复分析影魔的所作所为,到最后能够确认的结果却只有这样而已,着实是没有办法,甚至不能想象出影魔主动现身的用意。

“啊?”

程铁轩却好像根本没有发现这一事实,略带狼狈地开口叫道,当出声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连忙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模样抹了抹嘴。

“要攻击一下试试吗?”

影魔没有回答是或不是,但潜台词已经相当于承认了仇无衣的话,此时此刻的影魔并非她的本体,无论什么时候,影魔总是十分的谨慎。

“免了,既然你以投影的形态现身,我想不外乎两个原因。其一,你没有足够的信心直接现身于此,其二,你有足够的信心在战斗以外的其他方面对付我们。”

接连伸出两根手指,仇无衣面色冰冷地道出了两件事实。

第一点或许还能看做一件好事,而第二件,则是不折不扣的坏事,即使退一万步,照样是坏事。

当初影魔就能自由来往于大陆与修罗之国,而且成功造成了日蚀与第二个太阳和月亮,没有人有力量阻止她,也许,现在也一样。

程铁轩最先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脸上撩人的笑容渐渐减淡,消散了。

“聪明,不妨好好动动脑子,假如兽魔那家伙真的有智商,难道它会输给你们?”

尖刻的讽刺声令仇无衣的面色越来越严峻,影魔的话虽然不好听,但句句都是不能逃避的事实。

无论到了什么时代,“力量”两个字所形容的永远不是单纯拥有战力的强悍之辈,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实。

别的不说,假设兽魔自己躲起来,尽让逐月兽人破坏大地,恐怕自己这边也没有什么应对的计策。

“我承认你说的话是对的。”

犹豫了片刻,仇无衣只能承认这一不可能否定的事实。

由于道理很容易懂,凌戚和范铃雨也心有余悸般地点了点头。

“你们人类啊,我已经研究的足够了,就像你,你的心中有想要守护的东西,而且不仅一两种,这些需要你守护的事物的确能在关键时刻给你带来力量,对别人而言也是如此,可是你应该也知道,有些时候,你想要守护的东西反而会变成你的弱点。”

已经变得有些y暗的声音邪气十足地钻入了众人的耳中,程铁轩和仇无衣的面色陡然一变,与只是显出愤怒的凌戚和范铃雨大有不同。

因为他们二人多想到的东西还要更加可怕。

“好好看看吧,这就是我展现给你们的绝望!”

影魔的声音忽然变得甜美之极,释放出足以令人精神崩溃的香气,众人眼前的世界也在影魔消失之际立刻变了,一副足有数百米长的半透明“屏幕”矗立于大地之上。

屏幕中呈现出的情形几乎令仇无衣停止了呼吸。

只要从地面的状况就能简单地分辨出屏幕所显示的地方就是修罗之国无误,那里已经成为了大陆居民全新的容身之处,本应每天都呈现出一副忙碌的情景。

然而现在却只剩下一片死寂。

举目四望,焦热的大地已经完全被大量黑色蠕动的触手所覆盖,如同被挤了过多形态丑陋奶油花的蛋糕一般,触手不仅铺满了平坦的地面,更是竖起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花苞”。

这些看似花苞的东西其实就是缠绕在一起的触手而已,没有人知道这些触手究竟有多么可怕的数量,然而更可怕的却不仅如此。

之所以那些凸出地面的触手会呈现出花苞模样的鼓囊形态,正是因为里面包裹了一个人,一个不知死活的人。

被触手缠绕的人只露出一个头,每个人的眼睛都紧紧地闭着,早已失去了神智,甚至已经死掉……

成千上万鼓鼓囊囊的触手花苞就像丑陋的蛤蟆皮,没有人逃得出它们的毒牙。

“那是……”

凌戚目光毒辣,立即从无数触手花苞之中看到了令她心惊胆寒的多画面。

那是生物,无法判断出形体的影鬼,无法计数。

这些影鬼是活动着的,有一些正在张牙舞爪地搬运着一些人类,它们将昏迷不醒――或者已经死去的人丢入触手覆盖的地面,自然有触手主动卷过来,将人类包裹在最中央。

不仅有修罗之国打扮的人,更有寻常大陆服装的人,即使是修罗之国尚武的人们也无法抵挡它们的进攻。

仇无衣忽然猛地倒抽一口冷气。

身旁的范铃雨同时用力抓住了他的手臂,仇无衣能感受得到,现在范铃雨正在颤抖。

轩辕瑾。

同样生死不明的她被几只十分庞大的影鬼抓住四肢,大大地伸开,并且压在一柄弧形铡刀的下面,铡刀似乎与触手和影鬼是同样的质地,而且也不是十分锋利。被这种铡刀杀死的人,身体不一定会立即断开,或许还会被像用锯子一样杀掉般痛苦。

到了现在,谁都明白了影魔的用意。

既然能够自由来往穿梭于两个世界,做出这样的事情恐怕也是理所当然的,只不过兽魔和未知的铁魔没有选择这样做,而且影魔也没有一开始就采取这种手段而已。

三个始魔看起来貌似一直盘踞在黑色月亮之上,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任何行动,这也让仇无衣怀疑过,认为它们暂时影响不到修罗之国,这才做出了最终的打算,而且修罗之国至少还有太阳。

现在,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大摇大摆地出现在眼前,深深刺入了所有人的心脏。

“只能放弃了……放弃吗……”

仇无衣紧咬的齿根当中流出迟疑的声音,到此为止,恐怕已经不可能保护任何人,但是结果都是一样的,与其让影魔耀武扬威,不如干脆放弃他们。

可是仇无衣知道自己根本做不到,拯救过的人越多,就越清楚生命的宝贵,越无法忍受践踏生命的行径。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你们在想要怎样才能阻止我,很有趣吧?明明你们登上了我等始魔的土地,我却做了同样的事情,而且比你们还要更加迅速。想想看,从这里,通过传送门再回到那个所谓的修罗之国需要多长时间?可是我……嘻嘻,要不要现在就欣赏一下把活人分解的好戏?”

影魔近似轻佻的声音回荡在每个人的耳畔,抓住轩辕瑾的影鬼们似乎能够直接收到主人的讯息,一个个兴高采烈地挥动起干枯的黑色手臂,围着轩辕瑾蹦来蹦去,那几只巨大影鬼则立即行动了起来,先将少女的一只手臂挪动到刀刃处。其中一只更是起身按住了铡刀的背面。

下一秒,或许就会鲜血纷飞。

“……”

包括最为火爆的凌戚在内,全部人达成了惊人的一致――沉默。

因为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影魔所说的“绝望”的含义,在这种没有边际的黑暗面前,能够做出的选择只有两个――面对现实,以及爆发。

即使拯救不了任何人,也决不能让影魔笑到最后,程铁轩已经做好了所有的觉悟,假如影魔真的着手屠杀,自己也会放弃与谢凝重圆的希望,并且用尽一切代价将其击溃。

“怎么了?这种时刻,难道不应该满眶热泪地大喊一声‘住手‘么?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很容易说话,也很容易被感动的。”

明知道每个人心中的所想,影魔反而火上浇油起来,故意调笑道,屏幕之中的影鬼倒是没有进一步的行为。

“如果我真么说,难道你就会停手?”

仇无衣长叹一声,呼出胸中淤积已久的浊气,冷冰冰地回应道。

他知道影魔只想看到自己失态,但越是这个时候,就越不能又失态的表现,那是示弱的行为。

“这也是人类的恶习之一,只要死盯着一个道理就不会做其他的思考,像这样的生物,到底如何活到现在的呢?”

影魔好像反而感到一丝失落,也随着仇无衣拖长了声音感慨,不过其中依旧有一半左右是故意做出来的演技。

“你的目的是什么?”

仇无衣知道自己必须问,而影魔也在等着自己来问,这能令她得到满足。

“我又不想杀那么多人,只是想做一个小小的实验而已。”

果然,仇无衣问出这句话之后,影魔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许多。

“什么鬼实验!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东西!”

凌戚鼻子里重重哼了一声,很是不以为然。

“那倒不一定,说不定也会对你们有所启发,我答应你们,现在我不会对那些人出手,不过代价吗……你们选出一个一致认为应当去死的人,然后送到我指定的场所就行了。”

随着声音的淡化,影魔的小声也模糊在黑暗的天空当中,只留下面面相觑的几人。

术后ED每日治疗吃什么药效果好
血管堵塞有斑块通心络能治疗吗
南充治疗癫痫病费用
友情链接
合肥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