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音乐

剑控天下第一百零五章两败俱伤节能

2020-10-31 来源:合肥娱乐网

剑控天下 第一百零五章:两败俱伤

第一百零五章:两败俱伤

轰鸣的山川之间,那明亮的光芒覆盖,当所有人下意识闭上眼睛的时候,那恐怖的响动终究私掠而来,强烈的火热劲风喜欢,吹的多少人面颊生疼。

几个实力不够的弟子顿时吐血,脸色惨白的吃惊看向峰顶。

这一刻,一切回归平静,除了那已经显得残破不堪的山川之外,在没了任何响动。

无数人诧异的看着面前此景,满眼不敢置信的恐怖神光,不过倒头一想,就有了种好不容易才能存活下来的恐惧感觉。

峰顶早已变的残破不堪,恐怖的巨石被轰击的如同粉末,到处都是坑坑洼洼,在去看那林夕,本身脸色却早已苍白的说不出啥好。

嘴角挂着一丝鲜血,那起伏的胸膛似乎随时都能喷出一口鲜血,一眼望去便知其伤势严重。

那双眼睛凝重的似乎没任何情感,可偏偏就在此时,当所有人的目光注视的时候,其嘴角竟然裂开一些微笑,仿佛是在嘲讽,又仿佛林肯MKZ的中控台采用的是悬浮式设计有着什么深意。

“噗嗤!”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本就已经苍白的脸色在顷刻间变的更无血色,林夕整个人身上的气势也随之暗淡起来,那种似乎早已注定般的虚弱让所有人精神为之一怔。

这是个实力非常之强的存在,这是个一进zǐ承宗就名扬天下的存在,当不是天骄榜天骄的时候却斩杀了仇非那种恐怖的天才,一场试炼,让其彻底崛起。

同样也是因为那场试炼,林夕的名声可以说到达了顶点,也招来了今天的这场恶战。

君古道实力究竟多恐怖乃是zǐ承宗人很少知道的,就算一些精英弟子,对其谈之色变的情况下也不敢说多了解其有多厉害,这一次的大战,让他们彻底了解了自己和天骄之间的差距。

也正是因为如此差距,令的几乎所有精英弟子乃至天骄都望而心叹,他们知道了,原来他们和真正的天骄相比起来,且还同样弱小的如同蚂蚁,根本不具备抵抗之力。

无论林夕还是君古道,这样的人在大宋王朝都可谓是几十年乃至几百年才会出现一个,现如今两强并存,甚至身后还有一个天骄榜第一第二的存在,这样的时代,让他们感觉无力。

肩膀上,血痕缓慢出现,血线顺着那手臂便开始快速流出,一股火辣辣的疼痛感出现,林夕整个脑子都处在眩晕之中,最后一击的恐怖威力他自然清楚。

可在如此空挡之中想要保持自身也同样困难无比,现如今身上的伤势便都是君古道漠然打出的,不愧是气海境巅峰强者,根本不需要太过花俏的攻击,不过寻常攻击,便就让林夕的身上出现了很难愈合的伤势。

青木之力运转之下,如此伤势竟然不能眨眼之间消失于无形,可见,对方的攻击力道到了如何恐怖的地步。

现如今的林夕战力大损,甚至就连普通的精英弟子想要打败自己也并非不可能,那种大口喘气的形象和本身难以接受的表情,都足以说明了此刻林夕的悲哀。

所有人大气不敢出的看着那峰顶,这乃是巅峰的一战,哪怕明明知道双方都已经失去战斗力,那些和他们有仇的年轻一辈却依旧还不敢上来,刚刚那一次巅峰对决,着实的将他们给吓怕了,天知道现如今这种状况是真的还是装出来的?若真攻击,死活可就不论了啊。

何况若是在此时动手,宗门必定不会不管,如此天骄的二人,不管哪个都是宗门之中最宝贵的财富,若非天骄一战,谁敢伤了他们的性命。

天骄之间的战斗可以让大家熟悉彼此,乃至于实力更上一层楼,这样的事情宗门不会反对,甚至生死相向都不会有太大问题,可若非天骄想要动手,导致了宗门不能承受的损失,宗门雷霆大怒之下,你就算拥有再强悍的背景也必定会被斩杀。

偷鸡不成蚀把米这种事情只要有些脑子的天才们都不会做,何况这周围还有不少长老乃至实力更强的人在观看,现如今冲上,不等于就是在找死?

林夕长舒一口气,整个右手手臂现如今已经不能动弹了,诡异的笑容依旧还在,但那眼神,却看向了另一个恐怖的大坑。

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到了这里,只见大坑中一长袍男子艰难爬出,面部的狰狞恐怖让无数天才为之胆寒,这,这乃是君古道?

浑身鲜血的君古道看上去早已没了那高手的风范,部分肌肉带着森森白骨都暴露在外,尤其是那双腿,早已没了半分腿的形状,看上去可谓惨的让人怜悯。

当然,这时候没有一个人去怜悯君古道,因为他们都很明白,这样的高手,哪怕已经落魄到如此地步了,也绝非一般天骄可抗衡的存在,这样的人,不需要怜悯,所需要的只是敬畏。

全站起来的君古道脸色惨白,想要仰天长啸却发现什么东西堵在了喉头,一点感觉也都不曾在出现,他很清楚,这乃是自己拼尽全力的一战,也同样是他必须要承认失败的一战。

表面上看上去,林夕在这一战之中一直处于下风,哪怕现在也不过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可也只有君古道心中明白,这一战,乃是自己输了。

一个已经在zǐ承宗修炼不下三年的强者,却败和本身年龄和实力都不算很强的人打成平手,甚至最终落得个两败俱伤的结果,换谁谁也都不会腆着脸的说是双方平手啊。

强烈的自尊心令的君古道不愿意承认这一次的失败,却同样也是因为这强烈的自尊心,让他打心底觉得自己必须要承认,若是就连承认都不敢的话,那岂不是输的更彻底?

“区区气海中期,却能和我战个两败俱伤,林夕,你不愧是这世间少有的天骄,真正的强者,我心服口服。”哪怕在不愿意承认失败,可当失败就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却一样要实事求是。

这是一个修士最起码的道心,若是就连自己的道心都不坚持,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在攀登到更高的层次之中,气海,凝丹,这些本和道无关的阶级对道心自然毫无要求。

只要肯努力,天赋也还算不错的话想要进入到那等层次之中并非困难。

可哪一个天骄不是冲着道境那等境界而去的?为了稳固道心,这样的差池也绝对不会允许发生。

就如同现在的君古道,心中很不甘,甚至于对林夕的恨意变的更加强烈了,却也毫不忌讳的直接说出自己的失败,这和输赢无关,只与道心形成强烈的对比,不能失败,也不能不承认失败。

“这一战,你我不过平局而已,等我自认为有能力打败你的时候,会再来的。”林夕的表情肃然,今天的他对自己的表现并不是很满意。

他不是想要将所有的天骄踩在脚下,但和自己有仇有怨的强者,却一个都不打算放过。

可惜,对方的实力强到可怕,情之一剑对其都没有太大用处,不过就是令其受伤罢了,他很想短时间之内解决战斗,却小看了这zǐ承宗的众多天骄,时至今日,他才明白,原来,自己这个前世圣者,也有井底之蛙的时候。

他想要一路强势,却在这里差点被别人打败,这乃是林夕所不允许发生的事情,哪怕今天之后他注定再次杨名zǐ承宗,可对这个结果,他也依旧有着太多的不满意地方。

很难想象,两个心高气傲之辈在两败俱伤之后的心里活动是多么复杂,不管林锐还是君古道都乃是骄傲的人,他们有着自己的坚持,有着自己的底线。

失败并不可怕,最可怕的乃是介于成功和失败之间,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一战,无论林夕还是君古道都未曾尽兴,也未曾想要放弃。

“我等着你!等着你自认实力超过我那一天,到时候,我将会狠狠的将你踩在脚下。”神色中出现一丝狰狞。严格意义上来说,君古道有很多的不服气。

同样也有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他不惧怕挑战,也不惧怕失败,甚至和林夕之间没有多少深仇大恨,可这一战之后,他却会无时无刻的想要打败林夕,打败这个境界上和自己相差很远的年轻人,打败这个本身有着太多底牌,谜一样的男人。

“出来吧!在背后做了这么多小动作,不就是想要致我于死地吗?现在没有达到你预想中的效果,你应该也恼羞成怒了不是?来,到峰顶和我痛快的战一场,谁是谁非用拳头来说。”忽然,林夕眉宇间闪出一丝厉色,夹杂着不少愤怒的大叫道。

顿时,周遭直接安静非常起来,很多天骄听见这句话后顿时迷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有些疑惑,听林夕的口气好像幕后还有个主使者,究竟是谁?能有如此之大的能量?

“就凭你现在?能是我的对手?”一个熟悉的声音闪现,那带着三分睿智通过简单装修体验的面容,竟毫不掩饰的走上前来。

龙岩白癜风重点医院
性病用药
三门峡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友情链接
合肥娱乐网